新闻

蒋平教授追思

微信群"缅怀纪念蒋平老师"

===============================================

 

陈华东 16:42
惊悉蒋老师因病去世,我们把蒋老师的学生尽量拉到这个群一起缅怀纪念。
 
陈华东 16:51
都没想到。天妒英才
 
Lydia王思睿妈 17:13
敬爱的蔣老师[流泪][流泪][流泪]
 
Yuan 17:16
今天我和我先生知道这个消息也是非常震惊,无法相信这是真的。非常悲痛,怎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可以一下子就没了呢[流泪]
 
王剑 17:19
真的是天妒英才啊[流泪]
 
熊 17:28
哭都没处哭,一个人跑到角落哭了一顿
 
陈华东 17:39
建议大家回家找找蒋老师照片,后面一起发一下。
 
Lydia王思睿妈 18:04
蔣老师一直是精力充沛,走路说话速度都是极快的,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呢[流泪]
 
陈华东 18:10
所以说天妒英才[流泪]
 
Lydia王思睿妈 18:20
毕业十多年了,就见过蔣老师一次,那时他刚买了house,和我们谈起英国的学生,语言诙谐幽默,这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大哭]
 
Lydia王思睿妈 18:25
我很感谢蔣老师,论文也是他指导的,做项目跟着他特别好,学了很多东西,可惜感谢的话没有机会当面说了[流泪][流泪][流泪]特难过
 
Sam Cao 18:27
听到这个消息,都不敢相信,很心痛!
 
陈华东 20:15

 
陈华东 20:16
2002年?那时蒋老师和大家都还很年轻。。。
 
陈华东 22:06

 
陈华东 22:08
这张照片是2004年7月16日蒋老师作为博士导师参加我答辩时的合影。谢谢蒋老师!
 
Lydia王思睿妈 22:43
师恩难忘[流泪]
 

—————  2016-1-22  —————

zhongmin 2:00
得到这个消息真是令人震惊和难过!
 
陈Tony 7:36
天妒英才,蒋老师在哪去世的?
 
陈华东 7:37
英国
 
老李 12:04
Hi, 你们好, 看到你们非常熟悉的名字, 就仿佛看到了蒋老师生命的延续。你们是蒋老师的好学生, 
 
丹心剑客 12:08
蒋老师也就50出头一点吧,天妒英才[流泪]
 
倪萌 12:14
记得本科时蒋老师的自控课,能量十足,声音洪亮。
 
一方静水 12:25
如果可以 我们在国内也做些什么 追思下我们可敬可爱的蒋老师
 
王学群 12:30
@老李 蒋老师是我们的恩人,无限的感激和怀念存在心底,事已至此,愿您和家人节哀~
 
Lydia王思睿妈 12:39
感谢蔣老师,一路走好[玫瑰][流泪]
 
熊 12:52
是蒋老师让我懂得,这世界真有这种人,卓识不凡却一生谦卑,还能有幸成为他的学生
 
熊 12:54
失去亲人的经历让我懂得,在天之灵是如此真切
 
朱鹏 12:57
惊闻如此噩耗,痛哭不矣,还记得前几个月的教师节与蒋老师还联系过,去年和蒋老师一起做项目,他带我玩的画面历历在目,我心中万分的感激,无法言表!真是老天不开眼,李老师,只希望您能珍重!
 
mark 13:51
天忌英才,深深悲痛蒋老师的突然离大家而去。不同场合,听到师兄、同学,谈论蒋老师生活、治学、做事,大家都以有这样的师长而感到自豪!
 
XU 18:14
节哀顺变!
 
蒋伟平 19:10
李老师,请节哀顺变,多多保重
 
陈亮 19:18
噩耗传来 实在不能相信蒋老师已经和我们阴阳两隔 公认水平最高的老师 理论和实践 科研和工程 蒋老师都游刃有余 。同济自动化学子都得到过蒋老师教诲 也永远不会忘记蒋老师。 天妒英才 !哀哉惜哉痛哉!!!
 
沈安祺 19:26
李老师,保重身体,万请节哀。在英国你们全家都给了我很多关爱,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激和惋惜之情了。
 
mark 19:29
师母保重身体~蒋老师虽然去了,但是他的学问已经滋润了一届又一届的学子;他的做事、研究的思路,我们已经铭记在心。我们看待蒋老师亦师亦友,我们永远是心灵家园的一家人。
 
虾米 19:31
心情沉痛,难以言表。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倪萌 20:06
李老师节哀!蒋老师从西安来到上海,去了德国留学,后又到了英国,这都源于他对事业的执着,对生活的热爱。我很喜欢蒋老师的课,也很感谢蒋老师对我本科毕业设计的指导,现在还能记得蒋老师讲的混沌理论。他的离去让人心疼流泪,蒋老师安息!
 
刘超 20:31
蒋老师虽然没有教过我,但是在我写毕业论文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还在英国帮我找课题相关的文章,受益匪浅。愿蒋老师一路走好!李老师您请节哀,多保重身体
 
PTC 20:34
自从得知蒋老师离开的消息,他的音容笑貌总是在脑海回荡。蒋老师一路走好!天堂如果有三尺讲台,你一定还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好老师。
 
丹心剑客 21:37

 
丹心剑客 21:37

 
丹心剑客 21:37

 
丹心剑客 21:37

 
丹心剑客 21:38
2003年我们答辩时候和蒋老师的合影。
 
王虎峰 21:46
沉痛悼念蒋老师;也请李老师节哀
 
石老头 22:02
突闻蒋老师去世噩耗,心中悲恸,深切悼念。望李老师节哀,保重身体……
 
Armstrong Young 23:35
缅怀蒋老师[表情]
 

—————  2016-1-23  —————

昌荣15D 9:54
缅怀蒋老师[表情]
 
小鱼头 12:55
蒋老师在我去英国的时候给予了很多的关心和照顾,一直都非常感谢他及家人,愿他在天堂安乐,愿亲人节哀顺变,愿认识他的朋友们平安一生[表情]
 
陈华东 13:10
接到朱老师和程同学消息,蒋老师因病走了。震惊?不信?难舍?各种思绪情绪涌上心头。夜不能寐,回想起认识蒋老师的18年,时间如白驹过隙,竟是匆匆而过了。
18年前,有幸听到蒋老师讲解的自动控制原理本科课程,有理有据,深入浅出,滔滔不绝,活泼生动,让直爽的钟同学拍手叫好,让挑剔的宋同学不得不服,让任性的我敬佩有加。
15年前,有幸成为蒋老师的硕士生。蒋老师跳出传统的智能控制方向,让我将移动机器人和短距离无线通信结合起来。15年后的今天看来这个方向仍然非常先进。无知的我遇到很多问题,蒋老师都是耐心帮助一一解决。蒋老师和周同学帮助优化CRC校验的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14年前,有幸成为蒋老师的博士生。蒋老师指导我在一种新的智能控制领域—迭代学习控制领域进行探索和研究。平庸的我虽然没有做出大的贡献,但是在蒋老师的悉心指导、循循善诱下,也是顺利产出、不辱使命。
13年前,有幸成为蒋老师Robocup机器人组的一员。13年前的同济在Robocup机器人方面还是一片空白。受吴校长专门委托,蒋老师带着陈老师、朱老师、潘同学、陈同学、程同学、郭同学和我将同济Robocup机器人组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从无到有组建起来,取得交大比赛亚军、沈阳比赛冠军的成绩。期间遇到无数问题和困难,蒋老师都轻松自如一一解决。潘同学和陈同学还记得蒋老师在绿色场地上潇洒写下卡尔曼滤波公式顺利解决控制卡顿的问题吗?
11年前,有幸在蒋老师手下完成自己的学涯生活。蒋老师学识渊博、治学严谨、为人师表、平易近人。我尊敬的陈师兄说,蒋老师理论与实践齐飞,科研共工程一色,我深以为然。从理论到仿真到实践的倾力指导,并安排廉同学帮助实验,师恩终生难忘。
自己资质平平,不能沿着蒋老师开创的研究方向和事业道路继续前进,但我一直关注着才华横溢的蒋老师的研究事业的进展。蒋老师一直致力于开辟一条从传统智能控制抵达当代智能控制的道路,学习控制,智能识别,智能检测,新型机器人控制,都留下了蒋老师开拓,探索,创新和实践的身影。蒋老师的去世不仅是亲朋好友的损失,赫尔大学的损失,更是国际控制界的损失。
蒋老师在英国发展后,我和蒋老师只见过寥寥几面,但是每年都盼着和蒋老师的见面,和蒋老师的每次见面都有新的收获,新的信息,新的启迪,王同学,聂同学,吴同学,都是同样的盼望吧?
师母和徐同学说蒋老师太努力,太勤奋,太有毅力了,拖着病重之躯还在坚持工作,甚至凌晨两三点还在发邮件。蒋老师固然知道身体要紧,但是一位开拓者,探索者,研究者的责任心和使命感驱使他去夜以继日,争分夺秒。
程同学说蒋老师走的时候家人都陪伴在身边,走的很安详。轻轻的你走,正如轻轻的你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你的精神和灵魂,早已永远的与我们同在。
来生再做您的学生,才华横溢、德艺双馨的您不会拒绝吧?呜呼哀哉,泣不能言,顿笔,顿首,尚飨!
 
王卫东 18:01
突闻蒋老师去世噩耗,心中悲恸,深切悼念。望李老师节哀,保重身体!
 
汪镭 21:43
我怀念他在实验室拼命奋战的身影,怀念他的陈老板宠爱他却气他不谙世事的神态,怀念他对政治不懈一顾的纯真,怀念他对这个世界作出的专业的贡献!他是一个不适合在国内学术圈内生存却在国际学术界自由自在受人尊敬的学术家,他是一个灵魂在国外游荡却终究会回到他的老家的兄弟!
 
Lydia王思睿妈 22:04
同感@汪镭 
 
mark 22:09
现在还清晰记得:蒋老师给我们93自动化上自动控制课程,板书和讲解的声音和形态。大家都专心听讲,因为蒋老师深入浅出的阐述,让大家对学术的魅力深深感染~
 
陈华东 22:17
蒋老师上课的目的就是让大家都懂、也能让大家懂,不喜欢上蒋老师课的估计没几个人。且不说科研,单就教学而言,这就是大师。
 
夏雷 22:24
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脑子里就闪出四个字“天妒英才”,愿蒋老师在天堂活得开心!
 

—————  2016-1-24  —————

Yongqiang 2:49

 
王剑 3:43
第一次见到蒋老师是2001年一个普通的早上,他还没来得及进办公室就被师姐请到实验室帮忙解决一个程序出错问题,就这样他对着电脑分析起来,直到接近中饭,连动都没动,甚至包还一直斜挎在肩上。这一幕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蒋老师一路好走! 李老师要坚强!
 
老李 7:36

 
mark 7:44
先生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James 7:46
蒋老师是个一生忙碌的人,对每一个寻求帮助的人,不管份内事,份外事,都尽心尽力,踏踏实实,做学生的永远铭记在心。
 
汪镭 9:36
英才无意笑心间,学业深泽陷其坚,正将破解揭秘时,天爱珍宝托掌间!
 
Lydia王思睿妈 9:42
音容犹在[流泪][流泪][流泪]
 
杨鹏 9:51
读研的时候蒋平老师是我的指导老师,做课题的时候碰到了问题,就去找蒋老师聊几句。蒋老师话不多,但句句都在点上,传道授业解惑,让人豁然开朗。
 
mark 9:56
上次班级群里聊起求学时光@杨鹏 同学还深有感触地说:非常感谢蒋平老师,指导他研究方法,分层建模等等,终生受用。更具体的,@杨鹏 同学,应该更有感触吧
 
杨鹏 10:05
我当时读中德学院,按理说中德学院课业比较多,和导师做课题研究时间相对比较少。我当时就主动联系蒋老师,说希望做些题目,蒋老师说那你就来吧。分配电脑,办公桌,很多细节都帮我考虑到了
 
杨鹏 10:09
蒋老师的指导方式,是启发式,就问题的解决路径,会启发你的思考
 
王学群 12:27
是啊,充分的信任和授权,锻炼了学生团队管理和独挡一面的能力,终身受益!总能有针对性的对学生进行的培养和指导,给予的帮助和支持,历历在目,无以回报,回想起来,真是感激涕零[流泪]
 
 
微信群"西安交大自控13"
===============================================
 
朱劲 9:19
蒋平病重已经有二年多,我去年10月,去看过他。身体已经不好,不过蒋平人很坚强和乐观。我们祝愿他在天堂快乐吧
 
李永良 9:28
天妒英才[流泪]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表情]
 
步步高 9:33
震惊,悲痛!
 
雨果王 9:34
天妒英才啊
 
曹晖 9:37
谁能想到毕业二十年聚会竟然是永别[流泪]
 
老马 12:33
真是不敢相信!英年早逝…逝者安息!
 
呂 荣霞 13:00

 
呂 荣霞 13:01

 
呂 荣霞 13:02

 
呂 荣霞 13:04

 
呂 荣霞 13:09

 
呂 荣霞 13:10

 
呂 荣霞 13:10

 
呂 荣霞 13:10

 
呂 荣霞 13:45
昔日同在师门下,今日阴阳两世间。悼念师兄弟!
 
曹晖 14:07
现在才明白昨天莫名的寒风凛冽、鹅毛大雪都是在告知这不幸的消息……
 
步步高 14:23
俄罗斯的一首小诗:《短》
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
一年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
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
总是经过的太快,领悟的太晚,所以我们要学会珍惜,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友情、同事情 、同学情 、朋友情 。因为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

 
程雪 14:41
蒋平同学一路走好[表情][表情][表情]
 
cake 17:37



悼念蒋平同学



2016年1月的21日,班级微信群里,一个噩耗,告知你已离我们而去,悲痛至极,不禁泪流。

虽知你患病,但你一贯豁达、乐观和坚韧,让我们在默默祈祷的同时也期盼着,与你相聚言欢。

我们同窗四载,正是那无忧无虑的岁月、天之骄子的时代,简单、真实、淳朴、安逸,让人留恋和值得回忆。同学至今,相为表里,莫逆于心,每每回忆,都是津津有味、难以的忘怀。



想你当年,初出茅庐,意气风发,英姿勃勃。不但学优研强,而且怀瑾握瑜;不但莺俦燕侣,而且鸾交凤友;不但勤奋不懈,而且政通人和。



得知你身在他乡,却俨然是蛟龙得水、砥柱中流,不但勤于专业,而且研精覃思;不但恃才惜物,而且春树桃李。



相聚的照片,张张在翻看,音容笑貌,历历在眼前。言语之间又是泪下,正是哭你的早逝,哀你的情切。


人生无常,有过精彩,不枉来此一生。而今你人奔西土,终是修成正果,到达了安息之地。

不敢相信,曾经的过去,现在成了永远的记忆。

一路走好,亲爱的蒋平同学!




 
袁大头 19:33
蒋平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由于天各一方,我不认识他的太太和孩子,我很心痛,不知道如何安抚她们。只能告诉他们,蒋是我们的骄傲,侠骨义胆,江湖义气,冰雪聪明,心胸宽广,是个爷们,纯爷们。
 
步步高 20:23
怀念蒋平
今天上午一直在开会,刚开始手机静音。待会间休息时,在13班微信群里看到蒋平仙逝的消息,十分震惊,十分痛惜!以至于后面的会议都无法集中精力。
我对蒋平的第一映像是新入交大时,略显稀疏的短发,低沉的嗓音,浓浓的烟草味,开朗的性格和待人诚恳的态度,让人感觉很温暖、舒适。记得有一次班里踢足球,我自告奋勇当守门员,蒋平是中卫,他将球回传给我,我这个菜鸟守门员差点把球漏进球门了,蒋平特意跑过说踢大了点,差点摆乌龙,“吓死了”!
蒋平超级聪明,读书并不是特别用功的,但成绩一直很好。做毕业论文时,蒋平、李永良、吴吉全和我四个人在一个课题组,这也是四年大学期间,我们接触最多的一段时期。蒋平也是我们这个组唯一的一个毕业设计拿优的。
毕业20周年聚会时,和蒋平一起抽烟、喝酒,聊得很开心。记得我当时把国内调侃教授的一个网络段子讲给他听:“有钱有闲,不苦不累,吃喝嫖赌样样都会”,把他逗的哈哈大笑。
去年我女儿去英国读书前,我还多次和蒋平联系,咨询相关事宜,他忙上忙下,操了不少心。我女儿到爱丁堡大学后,蒋平还特意将他的联系电话告诉我,嘱咐小孩在英国上学如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令我十分感动!
蒋平驾鹤西去,祈愿他一路走好,天堂是好人的归宿。同时也向蒋夫人及家人表达我们的哀思,请节哀、保重!
蒋平千古,蒋平不朽!
 
袁大头 21:37
下班前知悉,一直写到现在,不思水米,只因大侠驾鹤西去。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你的仙逝给我神寓,
 
呂 荣霞 21:39

 
郑 21:55
很少上微信,今天听到蒋平的消息,万分震惊,天妒英才,小向,蒋平也许是班里最有才华的两位。怀念他们,愿他们在天堂无忧无虑。
 
李永良 22:16
刚忙完。[尴尬][尴尬]下午的不幸的消息一直让我无法平静,有点魂不守舍。蒋平的才华不止在学习上让人刮目相看,平时非常低调,偶尔出现在足球场上,随意轻松的一脚凌空抽射,挂网等分,技惊四座。只是他很少在宿舍住,我们的交往并不是很多。在校四年中,他对人都一直非常客气和善。感谢当初他电话里对我的敲打,他那句“你再不出来就废了”的话,一直让我记忆犹新。愿天堂里的蒋平安息[表情][流泪][流泪][流泪][流泪]愿蒋夫人及家人珍重[表情]
 

—————  2016-1-22  —————

李振安 7:03
惊闻蒋平英年早逝,不敢相信是真的。
 
张工 9:10
闻蒋平去世,异常震惊。记得上学时,他总是斜背着书包,把带子放得长长的,迈着略带八字的步伐,不慌不忙;目光中始终留露着睿智与机敏,成绩也总是那么超群;他性格幽默,爱开玩笑,见了郑安民等同学,总是要蹲下,要用陕西话讲“红灯记”。记得上海实习结束时,我们十多人在南京大学蒋平姑姑家集合,由王宝在军校开的证明,我们才得以进南京站…………

我的女儿在伦敦的UCL读研,我原打算八月份去英国,顺便看看老同学,然噩耗传来,转眼间昔日同窗现阴阳两隔,痛
哉!痛哉!逝者已去,无法挽留,愿生者坚强。愿蒋夫人和孩子节哀,愿老同学在天国安息吧,但愿有来生,同学还能再见。

最后,也愿所有的同学和老师,多多保重。

 
张工 9:26
西安突降大雪,天地白茫茫一片,像是寄托对逝者的哀思。
 
 
同济大学控制系教师追思
=================================================
 

From陈启军

好朋友,好战友,蒋平,一路走好!

 

陈启军

 

From王中杰

对于我们,痛失的是一位可敬的同事和儒雅的学者,对于家人,痛失的是赖以依靠的丈夫、父亲和儿子。

 

祝蒋老师一路走好!也愿蒋老师的家人节哀,坚强!

 

 

王中杰

 

From岳继光

悲哉!蒋平!天妒英才!

壮哉!蒋平!精神永存!

岳继光

 

From 余有灵

蒋平老师一直是我的好老师!我是昨天听到的,很是震惊,不相信他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祝愿他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From 张伟

与蒋老师有过几面之缘

在我的印象里

即使他出差回国内,在办公室若无其他安排也会看文章,要么就是跟大家等交流,

其自由洒脱的为人交往,对学术的努力态度和对生活的幽默乐观,令人难忘,是真正的学者风范,比较之下,深感自己不足

斯人已逝,言犹在耳

祝蒋老师一路走好!

 

From苏永清

惊闻噩耗,无比痛惜。

 

 蒋平老师一路走好!

From徐立鸿 

 

深为震惊和惋惜。哀哉!痛哉!

 

好友蒋平,一路走好!

 

徐立鸿 

From 何斌

 

蒋老师:一路走好!

 

From马小峰

 

太震惊、痛心了!天嫉英才!

想起当年我留学德国前蒋老师给我耐心的讲解赴德生活、学习必备知识,在实验室对我们研究生的言传身教...

老天爷太不公平了!这么好的人这么早走了!

 

蒋老师,您一路走好!

 

学生:马小峰

 

From 王晓年

 

是蒋老师推荐我到同济工作的,他虽在异国他乡,但从没有间断过对我的指导和帮助,更何况每年回来的日子。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撼,甚至难以相信,因为在我脑海中已经定格了他的音容笑貌。

 

下午去院里盖章,当院办的同事得知这个消息时,他们惊讶、悲痛、惋惜的表情更加触动了我的内心,只能默默回头任由泪水在眼里打转,不想、不愿多说一个字。还有什么比拿着亲朋好友的吊唁函更让人觉得无力和痛心!

 

只愿蒋老师一路走好!

 

学生不才,莫怪!

 

主题: 原我系教师蒋平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

 

各位老师好!

 

我刚刚得到一则非常不幸的消息。原我系教师蒋平教授因病于北京时间1月20日在英国去世。

 

蒋平1981年入学西安交通大学,后跟随陈辉堂教授攻读硕士及博士,1992年博士毕业即进入同济大学做教师(现在的控制系)。1997年获得教授和博导。1998年获得洪堡奖学去德国学习,2000年回到同济。2001年底参加欧洲框架五项目去英国,后一直在英国大学工作。虽然常年在英国工作,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都关心同济控制学科的发展,每年都抽出3-4个月回同济,还指导了很多届研究生。

2013年他身体不适,查出患有癌症,经过治疗,有一些好转。但2015年12月进入病危状态,还是没有能够坚持下来。

 

蒋平教授为我系的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做出了最大贡献。痛惜人才,英年早逝!

 

由于蒋老师在英国逝世,我们难以现场参加悼念仪式。系里拟向蒋夫人发一封悼函。此外,系里会准备一些卡片,熟悉的老师可以在卡片上留言,我们再将卡片扫描和邮寄到英国,以表达我们的哀思之情。大家如有更好的建议,也请告知。

 

祝蒋老师一路走好!

 

王峻

 

Copyright © 2012 同济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系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 沪ICP备10014176号